当前位置: 主页 > 设计定制 >

设计定制

虔诚守护雪域天路——记“最美新时期革命军人

发布时间:2021-08-21

  中新网西宁8月13日电 (郭紫阳)“新时代的中国青年要以实现中华民族巨大振兴为己任,加强做中国人的志气、骨气、底气,不负时期,不负韶华,不负党和国民的殷切冀望!”

  7月1日上午,正在天津加入中级任职培训的杨富祥,和大家一起收看庆贺中国共产党成破100周年大会,凝听习主席主要讲话,他悲喜交集、思路万千。

  时间倒回至15年前的这天,2006年7月1日,青藏铁路全线建成通车。也就是从这天起,武警青海总队官兵担当起了守护天路的重担。现已成为该总队执勤支队执勤二大队大队长的杨富祥,便是其中一员。

  “这次来天津培训,是我分开青藏线时间最长的一次。”15年间,杨富祥则扎根这里,守护着一趟趟列车安全穿行雪域天路。

  扎根——“环境越恶劣,越理解坚守的意思”

  风吹石头跑,氧气吃不饱,六月下大雪,四季穿棉袄。

  青藏高原,雪域昆仑,这里地处可可西里无人区,均匀海拔4000多米,天然环境极为恶劣。鸟瞰茫茫雪原,一条醒目标黑线跋山涉水向远处延长。

  青藏铁路,世界上海拔最高、线路最长的高原铁路,承载着四分之三进出藏物质的运输重任,是一条经济线、团结线、幸福线、生态线。守护好她义务重大,使命高尚。

  三岔河特大桥4050米、沱沱河大桥4533米、昆仑山隧道4868米……对没有到高原地域亲自感触过的人来说,很难懂得这些数字象征着什么。

  气象瞬息万变,空气含氧量仅有海平面的60%,稍稍快走两步就会头昏脑胀、胸闷气喘,常常彻夜难以酣睡,一般感冒都可能引发肺气肿、脑水肿,严峻时危及生命……

  青藏线上的官兵都明白,越是身材硬朗的人,耗氧量就越大,高原反映就会越强烈。15年前,素质过硬、自负满满、英姿飒爽的杨富祥来到三岔河特大桥巡逻中队任排长。孰料,第一次随队参加巡逻义务,身体就给出了强烈的“对抗信号”。

  心慌气短、胸闷腹胀、疲惫无力,杨富祥想硬撑着保持走完,可两条腿基本不听使唤,像踩在棉花上,头重脚轻。战友赶快给他吸上氧气,过了好长时间才缓过劲儿。

  “初来乍到谁都好受,挺过来就好了”“享受谁不会呀,越苦才越能体现咱们的价值呀”“比起当年铁路建设者,咱们已经算是很幸福了”……返回的路上,战友七嘴八舌地和杨富祥聊天,生机他能坚持下来。

  那晚,杨富祥悄悄躺在床上,望着浩瀚的星空,脑海中一直翻涌着当兵的意义、国度的须要、父母的期盼、战友的勉励……“留下来,坚持下去,不能当逃兵”的信心在自我思维奋斗中逐渐清楚而动摇。

  这一留,便是15年。后来,杨富祥又先后调任到沱沱河和昆仑山,把人生最美妙的年华,都留在了这雪域昆仑,官兵说他是“青春在云端打转”。

  在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的坚守中,杨富祥也渐渐感悟到了坚守的意义。

  列车在经过执勤哨位或是碰到巡逻的官兵时,会鸣笛致意。在不持枪的情形下,官兵会回以敬礼;若持枪,回以注视礼。“有时候,司机还会向我们挥手。”杨富祥说,“每次无声互动,是默契,是感谢,也是彼此激励。”

  斗争——“用性命践行使命,这不是句废话”

  昆仑山隧道守护中队的荣誉室内,有两句醒目的红色标语:宁让生命透支,不让使命欠账。

  在这里站两个小时的哨,膂力耗费相称于在山下站4个小时。由于氧气不够,身体就像随时负重20公斤。

  为了避免哨兵晕倒,每个哨位旁都立着一个蓝色氧气罐。刚上山的年青战士一边戴着输氧管吸氧,一边手握钢枪站哨执勤,是很常见的画面。

  “有人说,在这里服役,躺着都是一种贡献。问题是,躺着怎么能打胜仗呢?”杨富祥摇摇头说。多年来,他的发际线匆匆后移,今年还不到40岁,却曾有好几次被问“快五十了吧”。掉头发、嘴唇发紫、双颊变红,这是高原刻在每名官兵身上的岁月印记。

  长期处于缺氧环境,人体各种性能会受到不可逆的侵害,尤其是呼吸和轮回体系更为显明。这些年,杨富祥逐步患上慢性高原红细胞增多、慢性高原病混杂症、痛风和类风湿等多种高原性疾病,抽屉里药种类类越来越多,天天光吃药就得一小把。

  不把刻苦当成就,不必同情换声誉。杨富祥深知,即便是环境再恶劣、前提再艰难、身患疾病再多,都不能成为实现不了任务的理由。

  2014年夏天,因突降暴雨,昆仑山地道北出口产生重大的山体滑坡,落石泥沙俱下,将铁轨埋葬了20多米。此时间隔下一趟列车经由还剩下不到1小时。

  时间就是生命,情况万分紧迫。杨富祥不顾可能被落石砸伤的危险,和官兵肩扛手抬,徒手清算沙石,拼命与时间赛跑。仅用20分钟就顺利排除了险情,这才发明大家的手都是血淋淋的。

  “我们的使命就是守护天路,无论发生什么情况,我们拼了命也要上。”固然杨富祥嘴上老是这样鼓励官兵,激发战斗精力,强化军人血性,但他内心很清晰,高原练兵必须重视迷信公道,否则极易发生安全事变,甚至有可能危及官兵生命。

  体能是战役力天生的基本,心肺功能是高原体能训练的要害。杨富祥经常就如何进步心肺功能的话题,向总队病院医生求教,和官兵独特研究。起初,他们应用吹气球、水里憋气等进行训练。当初,每个中队都建起了训练馆,各类训练装备一应俱全,官兵的抗缺氧才能和身体素质逐渐晋升。

  “体能再好,能比得过野牦牛吗?”阅历过那次野牦牛误闯铁道事件后,杨富祥反思提出了这个问题。

  一次沿线巡逻途中,一头受惊的野牦牛突然撞破护栏,闯入铁道,发疯似的在铁轨上到处乱窜,而此时一列货车正从远处疾驰而来。危急时刻,带队的杨富祥敏捷带领战士冲从前与野牦牛开展周旋,一口气轰了好几回,才及时将这头顽强的野牦牛赶出铁道。

  可放松下来的一霎时,杨富祥就因激烈活动呼吸艰苦,顿感天摇地动,晕倒在地。过了好一阵子,他才清醒过来,长舒一口吻说:“幸好把牦牛赶跑了!”随后他缓缓站起来,从新参加巡逻的步队。

  “这里究竟是高原,能‘智取’咱们就不‘硬刚’。”杨富祥的训练理念得到官兵的一致认同。在保持基础体能训练的同时,杨富祥主意“巧训”。比方,针对野活泼物触犯防护网,他带着官兵学习了解各种动物习惯、讨教相干范畴专家,探索出食品勾引、绳圈陷阱、生烟驱赶等方法。

  一身铁骨,热血满腔。15年间,杨富祥率领官兵累计巡逻3万多公里,消除各类险情100余次,守护15万多趟列车保险通行。

  爱兵——“我带的兵还没有一人主动申请调离”

  “来,试试我做的酸辣里脊,这可是道青海名菜呢!”

  海拔4868米的昆仑山隧道守护中队2号哨,武警军队海拔最高的固定执勤哨位。去年大年节,杨富祥来到这里和几名官兵一起过年,大家对他的厨艺拍案叫绝。15年间,杨富祥回家过春节的次数比比皆是。

  “爱兵就要和兵在一起。”担负大队长后,杨富祥和教诲员彭涛磋商,所属中队距离很远、很疏散,他们俩便离开履行“周住一队、月轮一圈”的措施,走进兵中、贴近兵心。

  无人区巡逻执勤,暗坑雪窝、暴风暴雪随时都要挟着官兵的平安。2017年隆冬的一个凌晨,杨富祥带领官兵全副武装,顶着刺骨的寒风,踩着没膝的积雪,深一脚浅一脚踏上了每天例行的巡逻路。

  忽然,战士唐永强脚下一滑,身体被狂风吹得向后倒去,眼看就要滚下山坡。杨富祥眼疾手快,一把捉住了小唐,本人却因惯性摔倒,眼角被袒露的利石划出了一道口子。血刚冒出来,即时凝固了。

  卫生员正筹备为杨富祥处置伤口,他却连连摆手:“回去再说,这风越来越大,要放松走完所有巡逻点!”说完,他又带领战士顺风冒雪向前进发。

  懂得杨富祥的官兵都说,他对官兵的“爱”是十分讲准则的。兵士伏旭峰参军10年了,他评估杨富祥:危急时刻敢豁命,严厉练习不讲情,素日相处像亲哥。“就拿称说来说吧,工作训练中所有人必需正规地称谓姓名职务,平日生涯中,大家不论是喊他老杨,仍是祥哥,他都特殊开心。”

  工作要精打细算,生活要无所不至。为了让官兵安心服役,这些年杨富祥做出了良多尽力。

  刚上勤的前几年,多少处营区都只是干巴巴的屋子和围墙,就一个字:荒。杨富祥总揣摩,如何让营区变得更温馨?

  那时条件有限,独一充分的就是石头。杨富祥就和官兵捡来各种各样的石头,买来各色油漆,在大块石头上书写“虔诚”“坚守”“责任”等文字,把小块石头涂上色彩,在山坡上拼出党旗、祖国幅员等造型。

  绿色象征着希望,人对绿色有着生成的盼望。不外,无人区里简直见不到一棵树,连野草都难以生长。杨富祥偏偏不信这个邪,每年开春,他就和官兵翻土松地,浇透水后再从山下运来新土,掺入牛羊粪铺在最上层,而后栽种树苗。

  即使如斯,树苗的成活率依然很低,但他们每年都会坚持补种。

  工夫不负有心人。现现在,海拔较低的三岔河已经有成片的白杨、红柳、榆树成活。每到夏天,郁郁葱葱的,成了官兵休闲娱乐的好去处。

  前些年,在上级的领导辅助下,集产菜、休闲、娱乐、赏绿等功效于一体的生态温室落户各个营区,沱沱河和昆仑山的官兵也见到了绿色。

  那段时间,杨富祥带着官兵计划温室内部用地、研究各类蔬菜瓜果种植技巧,忙得不可开交。

  跟着各类绿植的茂盛成长,生态温室成了自然氧吧。业余时光,杨富祥跟大家一起在这里读书看报、下棋听歌,还按期举行摄影展、故事会等丰盛多彩的文明娱乐运动。

  “你心坎布满盼望,官兵内心就会充斥愿望。”杨富祥说,最令他觉得自豪的是,他带的兵还不一人自动申请调离青藏线。(完) 【编纂:朱延静】

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