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设计元素 >

设计元素

脱贫攻坚题材报告文学——用心记录 深情礼赞

发布时间:2021-09-08

  脱贫攻坚题材报告文学——

  用心记录 深情礼赞(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纵横谈)

  核心阅读

  报告文学要更多描绘人在脱贫攻坚中的决定性作用,写出脱贫攻坚对人的影响,以鲜活丰满的人物群像表现历史与现实的风云激荡

  文章合为时而著,特别是报告文学这种文体,只有和重大历史事件、重大社会现实相结合,才能放大社会效应

  坚定文化自信,增强脚力、眼力、脑力、笔力,提升创作水平,继续用心记录小康、深情礼赞奋斗,为写就新乡村的新史诗时刻准备着、努力着

  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中国人民打赢脱贫攻坚战,在中华大地上全面建成了小康社会,历史性地解决了绝对贫困问题,这是彪炳史册的时代壮举,也是近年文艺创作的重大主题。以真实性和时代感见长的报告文学尤其反应迅速。作家们深入广袤乡村,捕捉鲜活故事,创作出《乡村国是》《国家温度》《十八洞村的十八个故事》等一批优秀作品。为此,我们邀请作家、评论家和文学期刊主编,共同聚焦创作现实,交流读写体会,探讨脱贫攻坚题材报告文学创作的经验启示。

  在对时代主题的正面书写中,报告文学得到淬炼

  记者:脱贫攻坚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,也成为文学创作的富矿,报告文学对此有何发掘与表现?

  李朝全:脱贫攻坚的艰巨性和复杂性,决定了文学素材的丰富性、写作“破题”的差异性。从近年的报告文学作品中,我们不仅能看到“事”,看到因地制宜的脱贫实践;也能看到“人”,看到新型农民、扶贫干部、返乡青年、支教志愿者等不同群体形象;还能看到“史”,一些作品拉长历史镜头,体现出地方志色彩。仅以中国作家协会主办的“脱贫攻坚题材报告文学创作工程”为例,入选作品共性突出,贫困地区干部群众宁愿苦干不愿苦熬的奋斗精神扑面而来,但同时,作家们努力探寻新鲜素材、独特事例、新颖视角,求新创新成为自觉追求。

  施战军:作家必须对各种新变化保持敏感,保持敏感的方式就是扎到最火热的生活中去。当前,现实题材创作成为热点,越来越多的作家在时代感召下投身现实,用真实体验校正创作习惯,从现实生活中汲取创作灵感。不仅是有丰富创作经验的名家选择书写脱贫攻坚,很多年轻作家也踊跃尝试;不仅报告文学作家在行动,一些小说家也积极参与其中。脱贫攻坚报告文学拓宽了现实题材写作的视野,涌现出的作品数量多、角度丰富、传播广泛,可以说,在对时代主题的正面书写中,报告文学得到淬炼。

  记者:这对报告文学作家来说,也是一次把文学写在大地上的历练。

  李春雷:从2013年起,我去过条件艰苦的甘肃定西,深入到太行山深处的贫困人家,也冒着零下32摄氏度的严寒走进塞北高原,围绕脱贫攻坚主题先后创作4部长篇、9部短篇报告文学作品。行走采写的过程中,一些地方的贫困程度和脱贫难度超出想象,扶贫干部付出的努力超出想象,扶贫脱贫带来的变化更超出想象。作家们首先被震撼,然后才是以文学的方式记录这些超出想象的震撼,记录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的壮举,让读者从中感受强劲的时代脉搏和铿锵的历史脚步。

  李朝全:报告文学作家的参与热情十分高涨。作家李迪去湘西就住农家客栈,帮着村民灶间烧火、地头锄草,趴在扎染架子上记笔记,逮住一切机会和村民聊天,后来忍着病痛在病榻上完成书稿《十八洞村的十八个故事》。还有一些作家被扶贫干部和群众的干劲感动,回过来审视自己的创作和艺术追求。作家王松在写出赣南革命老区脱贫故事的报告文学之后,基于此又创作了长篇小说。他形容自己写小说“像一只鸟任思绪和想象在空中飞翔”,创作报告文学则“变成穿山甲,钻到大地腠理的深处去发现真相”,经过这番“上天入地”,以后在文学的天空中无论怎么飞翔,都不会忘记坚实的大地,不会失却有力的翅膀。

  脱贫攻坚为乡土文学注入新内容新元素

  记者:作家面对的是正在发生的变化、正在进行中的故事,如此“贴身”的写作可能少了时间的发酵和从容的打磨。在这种情况下,如何拿出与题材分量相匹配的文学分量?

  李朝全:这就要牵住写作的牛鼻子,也就是人物。人物立住了,作品也就立住了。“典型人物所达到的高度,就是文艺作品的高度,也是时代的艺术高度。只有创作出典型人物,文艺作品才能有吸引力、感染力、生命力。”不仅小说如此,报告文学也是如此。要更多描绘人在脱贫攻坚中的决定性作用,写出脱贫攻坚对人的影响,以鲜活丰满的人物群像表现历史与现实的风云激荡。只有为变革时代留下可感可亲可敬的新人形象,才能更好地留下文学记忆。

  李春雷:报告文学的分量不仅在于文学,也在于历史,在创作之初就应有史志的追求。写作《金银滩》,我聚焦的是河北张北县德胜村,这个小村与丁玲当年创作《太阳照在桑干河上》的暖水屯相距不远。虽然我写的是报告文学、丁玲写的是小说,但我们通过一个村子的变迁透视中国农民变化、农村变化和社会变化的目标是一致的。这种写史立传的追求会鞭策我更加敬畏文字,对笔墨负责。与时事离得近、题材“贴身”、时间紧张,这些都不构成借口。相反,每一次创作都要全力以赴,带着历史视野和历史追求去钻透题材、表现时代。

  记者:用历史视野看待脱贫攻坚题材报告文学,它其实是在讲述我们这个时代最振奋人心的中国故事,也是百年中国乡土文学与今天的时代精神碰撞出的火花。

  施战军:因此,写出时代感尤其重要。脱贫攻坚是时代宏大主题,它不仅局限于乡村,也和城市息息相关。脱贫攻坚题材具有鲜明的主题延展性,大故事里包含着小故事,城乡发展、农业科技应用、红色资源开发、生态文明建设等,都和脱贫攻坚有关。这就意味着我们的文学书写应放开视野,不是只把扶贫工作的人和事串起来,也不是只把一个地方从穷到富的历史串起来,而是要真正深入进去,写出时代的恢弘气势,写出时代的万千气象。

  李朝全:放在中国百年乡土文学脉络里来看,脱贫攻坚为传统深厚的乡土文学注入了新的内容、新的元素,新时代的奋斗精神在其中熠熠生辉。作家们需要在立足时代生活经验基础上,准确认识和把握时代本质,不仅把脱贫攻坚对中华民族的伟大意义讲清楚,而且要深刻认识它对全世界减贫事业、对人类生存发展的重大意义,要把这一备受期待的中国故事讲好,将其中蕴含的中国精神理解透、表现好。

  发扬报告文学传统,写就新乡村的新史诗

  记者:脱贫攻坚题材创作,也提供了重新审视报告文学优长的机会。报告文学的发展与创新应朝着什么方向努力?

  施战军:好的报告文学应该是能深入人心、经久传诵的。就像徐迟的《哥德巴赫猜想》,我们今天熟悉的陈景润形象,几乎就是这部作品塑造的。《哥德巴赫猜想》是为迎接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召开而进行的约稿创作,创作意图就是以陈景润的故事反映向科学进军的时代潮流。一方面,它体现了文章合为时而著的意义,特别是报告文学这种文体,只有和重大历史事件、重大社会现实相结合,才能放大社会效应;另一方面,作品本身文采斐然,有文学的感染力,所以才有“报告”的影响力。

  李朝全:说到约稿创作,在脱贫攻坚题材创作中,类似的组织创作生产也成效显著。各地宣传、作协和出版部门动员组织一大批作家投身脱贫攻坚书写,这种组织化生产的经验可以推广到其他主题性创作活动中,以收获更好效果。

  李春雷:我们有着非常好的报告文学创作传统,也有旺盛的纪实类阅读需求,当下应该好好研究怎么发扬传统、回应需求,多出真实、真情、震撼三要素兼备的佳作。真实是报告文学的基础和生命;真情是指写作者要热爱笔下的素材,和读者进行真情实意的对话;震撼意味着作品要有文学力量和精神力量,要能进入读者的心。一些作品仅靠文本资料堆砌,缺乏鲜虾活鱼,很难产生震撼效果;一些作品抓住了大题材,占据得天独厚的优势,文学性却不够。这就好比摄影,同样是真实的镜头,时间、地点、角度、光影不同,作品的震撼程度就不同。报告文学一样要苦心营构,要有阅读的吸引力。看似浑然天成、珠圆玉润,背后往往是绣花功夫、是苦功夫。

  记者:对于今后书写小康生活、描绘乡村振兴,有什么期待?报告文学怎样写好一个蒸蒸日上的新乡村?

  施战军:乡村振兴的时代,乡村形象正在发生新变。基础设施的改善力度前所未有;得益于经济发展、信息技术进步和人们素养的提升,乡村文化也将得到长足发展;法制、教育、医疗、贸易、交通、物流等要素,更会深刻影响人民群众的获得感、幸福感。乡村题材写作要向时代、向生活、向人民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,创作空白有待填补,最新最美的乡村图画尚待描绘。

  李春雷:为更好地观察乡村振兴和时代发展,我计划去雄安新区找一个地方,最少住上两年,每年最少住上300天,亲眼见证小康社会的进程,亲耳倾听时代进步的足音。作为报告文学作家,我们必须坚定文化自信,增强脚力、眼力、脑力、笔力,提升创作水平,继续用心记录小康、深情礼赞奋斗,为写就新乡村的新史诗时刻准备着、努力着!

  对话人:李春雷(报告文学作家) 李朝全(中国作家协会创作研究部副主任) 施战军(《人民文学》主编) 

  胡妍妍(本报记者) 【编辑:田博群】

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